战争摧毁了乌克兰的许多篮球场,这里的许多人怀念篮球。乌克兰著名篮球明星梅德韦坚科、乌克兰现役篮球明星瑞安和米哈伊尔朱克都在积极筹钱重建乌克兰的体育基础设施。

恐怕只有年龄够大的湖人球迷才会记得“斯坦尼斯拉夫·梅德维登科”这个尴尬的名字。

在NBA打拼了七年的梅德韦德科,前六个赛季都在湖人队打球。在洛杉矶,这位来自乌克兰的大个子出场263次,首发58次,平均每场13.1分钟得到5.4分和2.9个篮板。他是一个角色扮演者。虽然2001年没有打季后赛,2022年季后赛也只打了21分钟,但梅德韦坚科还是获得了两枚总冠军戒指,成功地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了紫金军的历史上。

然而20年后,阔别NBA 15年的梅德韦坚科再次成为新闻人物,与湖人结缘。他拍卖了自己的NBA总冠军戒指,所得款项将投入他掌管的高飞慈善基金会,用于重建乌克兰的体育基础设施,帮助乌克兰儿童。

“我们要重建体育馆,因为前后有100多所学校被炸过。”日前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梅德韦杰夫坚科表示,看到火箭划过夜空的景象,他深受感动。“你能想象吗?一枚超级巨大的火箭从头顶飞过,在这个过程中你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我必须留在这里,帮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我们国家需要大量资金来修复学校,体育馆将是最后一个重建的地方。乌克兰的冬天很冷,孩子们需要在室内玩耍。如果戒指被锁在保险箱里,那我为什么还要留着它们?我可以通过出售来帮助乌克兰人和孩子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今年是乌克兰成为国际篮联成员30周年。但他们还没有打过奥运会,2014年才打进世界杯,但以2胜3负的成绩未能从小组出线次欧锦赛,最好成绩也只有第6名。至于波塔潘科、佩切洛夫、费先科、克拉克佐夫、瑞安和米哈伊尔朱克这些曾经在NBA打过仗的乌克兰球员(NBA历史上总有11名乌克兰球员,2013年5号秀的瑞安是选秀中最高的总状元),球迷们对他们的熟悉程度恐怕还不如梅德韦杰夫先科…但对于所有热爱篮球的乌克兰人来说,哪怕他们距离NBA十万八千里,哪怕他们身处最艰苦的环境。

“篮球救了我的命。”对于Valentim Dubas来说,这不仅仅是印在衣服上的口号。正是因为他说自己是学校的篮球教练,回答了俄罗斯士兵的提问,才得以被对方释放。

“他问我篮球的规则。最神奇的是,他问我‘篮球’这个词怎么翻译。”杜巴斯回忆道。

篮球可能是乌克兰最受欢迎的运动,除了曾经打进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的足球。然而,常年动荡的时代极大地影响了当地体育的发展。没有资金和保障,乌克兰联赛的水平永远无法恢复到巅峰,很多教练和球员甚至被迫背井离乡。现在的战局,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作为哈林篮球队的一员,2018年国际篮联扣篮大赛的冠军,克里温科今年2月与印度三对三联盟签约,并预订了3月2日的球票。他还计划在夏天再找一个联盟游戏,同时打理好自己的YouTube,为第一个孩子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我和我的妻子非常期待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所以我们正在愉快地规划我们未来的生活。但2月24日之后,我已经完全把篮球抛在脑后,想着如何保护家人的安全。”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在防空洞里躲避空袭的日子。

代表乌克兰参加2014年世界杯的凯尔·纳特亚兹科(Keil Natyazko)已经有半年没有拿起篮球了。有一次在立陶宛、波兰等国,他利用人脉购买卡车、吉普车,越境将别人捐赠的食物和水运回乌克兰。来来回回,Natyazico已经做了10次,每次都是危险的旅程,他甚至亲眼看到一架直升机被击落。“我认为,现在我们开始明白,战争不仅仅发生在前线,在后方也有一场战斗要打。这也像一场游戏,我们会不断地消耗对手。”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克里温科和和他一样热爱篮球的乌克兰人用相机和手机记录下了战争的另一面:被炸毁的篮球场。“这是篮球世界上的第一个战争标记,‘体育让政治走开’只是一句空话。”温科说,“从那以后,我的朋友们给我发来了许多不同城市的照片和视频。在哈尔科夫,一枚火箭弹炸毁了我大学时打球的体育馆的一半。”

3月1日,基辅标志性的阿华加德体育场被炸,这是乌克兰篮球最黑暗的一天。29岁的基辅市民娜塔莉亚·尤迪塔(Natalia Iudita)说,“这对基辅的许多篮球运动员来说意义重大。乌克兰有许多被毁的体育场和体育馆,比新闻报道的还要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