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只是一个数字,生了孩子,事业仍然可以继续,哪怕在是最考验体力的田径场。

励志的湖南姐妹回答说:当妈其实让我更成熟了,给了我格外的爱和动力。这句话我似曾相识听到过,好像上次是35岁带娃,还能跑世界冠军的女飞人–谢莉-安·弗雷泽。

谢莉-安·弗雷泽出生在牙买加首都金斯敦一个叫Waterhouse的地区,这个地区是这个不富裕的小岛上,面积最小人口却最多的教区。

黑帮、du品、枪战、贫穷……你能想到的所有跟贫民窟相关的元素,这里一个不缺。

但这里也并非无梦之地,Waterhouse地区的体育场馆很著名。这里有南美著名的沃特豪斯足球俱乐部,也出过很多体育明星。

众所周知,在世界田径场上,短跑看加勒比,长跑看东非。所以,能抓住基因彩票翻身的牙买加人会从非常小的年龄就开始对跑步进行投入。

是的,你没有看错,可能刚站起来直立行走不久的人类幼崽,在牙买加就要开始学习如何越过小障碍、跑上赛道了。

小弗雷泽是非常有跑步天赋的,她的天赋来源于她的母亲和精神导师——Maxine Simpson。辛普森本人也曾是一名短跑运动员,但她高中的时候怀孕了,所以没能实现职业生涯。

回忆起小时候的训练,弗雷泽说,她喜欢跑步的原因是——“跑道是我发现稳定性的地方,因为它只是一个不变的东西。我们在社区里搬了太多次家了”,尽管她是赤脚进行训练的。

而母亲作为曾经的过来人,对弗雷泽的训练十分严格,她要确保,即使在周围有那么多干扰的情况下,女儿仍然在赛道上全力以赴,她甚至不允许她站在街上或与任何男孩交谈。

每天,她都会给教练打电话问:“雪莉有没有出现在训练场上?”如果没有,她就会找到女儿,并带她去公共汽车站。

进入青春期的弗雷泽还真对跑步懈怠过一段时间,原因很简单,她开始外在焦虑了——她不想弄乱自己的制服,不想在上学时大汗淋漓,看起来一团糟,不想因为跑步,变得肌肉发达不好看……

这不光是因为小女孩爱美,更多的是因为好不容易考入当地田径名校 Wolmers的她开始看到世界的参差。

牙买加的教育系统有一点很特别——大家不比大学,比高中,所以高中级别的竞争可想而知。

本来,进入Wolmers的弗雷泽很自豪,因为她是家里唯一一个上过传统高中的人,家人对她赋予很大的希望。

但当她乘公共汽车去学校时,当她看到很多来自富裕家庭的女孩在凯迪拉克和宝马下车时,她就开始很在意人们会因为她来自哪里而评判她。

弗雷泽回忆说:“在我的学校里,有穷孩子,也有富孩子。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富女孩们带午餐去学校。就像,好吧,她可以负担得起午餐去学校的费用,而我们其他人必须吃午餐室提供的任何东西。所以,我必须确保,我所有的袜子都是干净的,我的鞋子是干净的,诸如此类,因为你不希望人们认为你比她们更糟。”

而贫困的家庭加剧了这个青春期女孩的虚荣——弗雷泽的妈妈辛普森是个单亲母亲,带着三个孩子,没有固定工作,整天顶着烈日在街上卖不同的东西。

在学校里,有的同学会对弗雷泽说:“哦,我在 Pablos 路过你妈妈!”

母亲毫不介意,还常去校园里,实际上也向女儿的老师推销。弗雷泽的朋友们会兴奋地和她一起去餐厅,但弗雷泽却躲得远远的。

她觉得这些事情让她有点儿尴尬,但她也能理解,“在一天结束时,我知道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我们就能负担得起我去那所学校的费用,这样我们就有饭吃了,让我有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牙买加,学校还会举行家长比赛。这是一件大事,因为每个人都想说:“哦,我妈妈很快……哦,我爸爸很快。”而弗雷泽的妈妈真的很快。

许多年过去后,弗雷泽一直记得那一幕——我的妈妈戴着她明亮的蓝色假发,穿着她的白色连衣裙,正在飞翔。我所有的朋友都在欢呼。当然,她赢了!

妈妈带着她和两个兄弟去吃冰淇淋,弗雷泽吸完自己的蛋筒后,开始在弟弟的冰淇淋上筹划,这一切都在母亲的警惕注视下,她把女儿拉到一边,在她耳边低语:“要学会满足,谢莉-安,不要看别人是什么,她们拥有什么,以及你是否想要。对你拥有的东西,感到满意和满足。”

有这样一个心灵强大的母亲带领,弗雷泽终于放下了青春期和出身的自卑,开始学着接纳自己,并对训练认真起来。

与生俱来的天赋加上认真训练,弗雷泽开始崭露头角。2002 年,她以 25.35 秒的成绩在牙买加 18 岁以下锦标赛中赢得 200 米冠军。

2006 年,她顺利考入牙买加科技大学,并在那里遇到了她的贵人教练——斯蒂芬·弗朗西斯。在斯蒂芬的帮助下,弗雷泽磨练了自己的技术——之前,她跑步前倾,斯蒂芬用了1年的时间分析和了解她的核心需求——她改善了起步、位置手臂和冲刺的不同阶段。

2007 年开始,弗雷泽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取得成功——她在牙买加全国高级锦标赛的百米比赛中排第五,个人成绩是11.31 秒,尽管第五名意味着她没有资格参加 07 年大阪世锦赛,但她还是被选为牙买加 4 × 100 米接力队的替补;她还在同年7月的欧洲田径巡回赛上首次亮相,速度是11.39 秒。

在备战2008年奥运时,很多人并不看好弗雷泽,因为她是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缺乏国际大赛的经验,但弗雷泽准备得很认真。

科比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弗雷泽见过黑暗中的沃特豪斯山丘,他们都在向自己的目标冲刺。

努力收获了回报,当年6 月的奥运会选拔赛中,弗雷泽出人意料地获得了百米赛跑第二名,而且收获了她第一个 11 秒以下的成绩——10.85 秒(冠军是10.80秒)。

由于弗雷泽在当地田径界鲜为人知,而且身高太矮(只有152),许多人请求牙买加田径行政协会 (JAAA) 将她换成另一个名将Veronica Campbell-Brown(选拔赛第四),然而,JAAA 坚持规则,只允许球队中的前三名参加奥运会。

对于差点被除名这件事,弗雷泽回忆说,“我认为处于劣势地位也是一种优势,没有人对我有任何期望,我能够更好地竞争,放松,做我最好的。”

她真的很轻松地以黑马姿态闯过了预赛、四分之一决赛、半决赛和决赛,并赢了每一轮。

人们看到那个小个子一次次地冲过终点线,于是给她起了个外号——“袖珍火箭”。

弗雷泽成功了,她在北京奥运会上成为第一位赢得 100 米金牌的加勒比女子,她的队友 Sherone Simpson 和 Kerron Stewart 紧随其后,并列平局,帮助牙买加完成了在百米场上的彻底横扫。

获胜后,记者去弗雷泽家和她的家人交谈,展示了她的房子。这时,被胜利加持过的弗雷泽心态已经全变了,她开始彻底为自己感到骄傲了。

她说:“在那之后,我的一切都改变了。我仍然住在牙买加,我家没问题——里面有我的床,我可以洗澡。当我小时候,我的浴室在外面,它没有任何遮盖物,现在我的浴室被遮盖了,我的厨房也被遮盖了,这就是我能要求的全部。”

当时,弗雷兹因为牙疼,教练斯蒂芬给她服用了一种止痛药,但止痛药里含有违禁物质“羟考酮”。这种物质虽然没有提高表现或被认为是一种掩蔽剂,但弗雷泽未能在她的兴奋剂控制表上申报,仍属犯错。

禁赛期间,弗雷泽顺便结了个婚,嫁给了杰森·普赖斯,遇言姐扒了半天也没有查出她老公的背景,就当是一个普通人吧。

还在世界田径锦标赛上获得了 10 枚金牌和 2 枚银牌,并且是唯一一个在 09 年和 19 年期间在 100 米比赛中赢得四项世界冠军的人……

那时,她已经30岁了。有文章和人们说,“哦,你该退休。你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是时候收拾一下了。”

“我并不试图证明任何人是错的,我只是想证明自己是对的!我知道上帝给了我这种能力,我知道我能做什么,我相信我可以做伟大的事情。”

而且有了儿子之后,她觉得自己遇到了更多的助力而非阻力:“当我第一次回家看着他,微笑着,开心起来,我知道明天会好起来的。我需要那种额外的动力,那种额外的推动,那种额外的爱……”

于是,产后仅10周,她就回到了训练场上,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件事——要把100米跑到11秒以下,200米跑到22秒以下。

除了训练之外,这位辣妈在其它方面也没有收缩,而是更加主动将生命扩展到其它方面。

成立了自己的非营利组织——袖珍火箭基金会,为年轻的牙买加员提供包括学费、书籍、制服、旅行和午餐费用在内的奖学金。

她还根据自己的生活故事,制作了一本儿童插图书《I Am a Promise》。

希望通过这本书来激励年轻读者,“你可以从一个艰难的社区童年到精英运动员和奥运金牌,或者实现任何你们自己的梦想”。

在赛场上,她也终于在19 年多哈奥运会上,再次以 10.71 秒的成绩赢得百米决赛!

▲多哈奥运会的这一成绩,只比弗雷泽自己的最好记录慢了0.01s!真正的王者归来

今年,弗雷泽马上就要36岁了,她依旧在跑,依旧顶着那头“祖传”的彩色头发。

也许她在明年就会退役,也许她会像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一样,一直在赛场上战斗到40岁以后。

但不管她战到何时,我们至少被她启发了——年龄只是一个数字,生了宝宝,事业仍然可以继续,哪怕在是最考验体力的田径场,最争夺速度的百米赛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易联购跑路”背后:数百人网购iPhone惨被收割,小程序平台该担责吗?

生物育种、乡村治理、农业智能装备…教育部发布12个新农科人才培养引导性专业

教育部:为缓解疫情导致的出国留学受阻,中外合作办学累计录取近10000人

用上骁龙 X65 基带,苹果 iPhone 14 Pro 实测 5G 网速提升 3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