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通报十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两位爱打高尔夫的落马官员都位列其中。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长期违规打高尔夫球,生活奢靡,贪图享乐;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尹家绪长期违规持有高尔夫球卡、打高尔夫球,违规收受礼金。

据中纪委通报,王富玉长期痴迷打高尔夫球,曾往全国各地跑,在海南、贵州、云南等地打高尔夫球,而这些费用均由私营企业主承担,甘愿因打高尔夫而被“围猎”。

同时,王富玉还违规持有高尔夫球会员卡,未按规定报告和清退。据悉,高尔夫会员卡一般在10万元到100万元之间不等,是一般官员难以承受的。

与王富玉情况类似的,还有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尹家绪,据通报,他长期违规持有高尔夫球卡、打高尔夫球,违规收受礼金。

2013年,尹家绪曾主动清退3张高尔夫球卡,装作自己“零持有”,但实际上仍持有他人赠送的6张高尔夫球卡。

2015年至2019年,他还前往海南、北京等地多次打高尔夫球,费用由其下属或者私营企业主支付。

云南省政协原主席杨维骏曾透露,云南省原党委书记白恩培酷爱打高尔夫球,每周要打3次,而且一般和商人打球,“打高尔夫球是赌钱的,哪个开发商要送钱给他,那么就打高尔夫球,故意输给他,变相贿赂……”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器械司原司长郝和平,因迷上了高尔夫球,“一到星期天不打球浑身难受”,因此一些医疗器械公司投其所好,赠送高尔夫会员卡。在职期间他共收受了三张价值五十多万元的高尔夫会员卡。

天津市原副市长陈质枫,是十九大以来第二名被“断崖式降级”的省部级干部,据中纪委通报,陈质枫在党的十八大后,仍多次违规打高尔夫球。

宁夏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俭,为了打高尔夫球,甘于被“围猎”,欣然接受其他人为他购买价值不菲的装备和会员卡。他打高尔夫球上瘾,工作日休息日都在高尔夫球场。

海南省原副省长谭力在被中央纪委宣布调查前,还在外省由私营企业老板陪同打高尔夫球。

在不少人看来,高尔夫作为一项贵族运动,会员卡价格不菲,作为一名公务员,收入肯定难以支撑这种高消费的爱好。如果一个官员将打高尔夫作为爱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贪腐。

十八大之后,随着反腐进程的深入,官场的“高尔夫风气”曾被重点整治,高尔夫运动也饱受争议。

2013年,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中纪委文件规定,清退范围是纪检监察干部收受的会员卡,要求在职干部自行清退所收受的各种名目的会员卡,做到“零持有、零报告”。

2016年,《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章《高尔夫球无好坏,违规持卡却是错》,文中明确指出:作为一项体育运动,打高尔夫球本无对错之分,而是错在违规两字。

早在2009年,广东省人大代表付丽玲曾表示,公务员不应该打高尔夫球,因为“高尔夫是一项高消费运动,而公务员的收入水平尚不足以承担这么高昂的消费。公务员打高尔夫,很可能是利用公款,或者将费用转嫁给民营企业,这就给企业带来很大负担。”

付丽玲还认为,领导干部打高尔夫容易引起下属仿效,使得公务员队伍里风气不正。因此,她建议公务员用羽毛球等健康廉价的运动来取代高尔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