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白酒生产细则要求年份酒标注真实年份及配比,舍得酒业、贵州醇等标注不全面

12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白酒生产许可审查细则(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公告,对白酒生产细节、年份酒标注以及白酒标签等作出新规定,以进一步加强白酒质量监管。

在市监总局组织起草的《白酒生产许可审查细则》中,涉及生产场所、设备设施、设备布局和工艺流程、人员管理、管理制度以及试制产品检验等共计51条细则。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细则中对于年份酒的标注作出明确规定。随着市监总局一纸白酒生产细则草案的下发,或将波及行业内一众主打“年份老酒”的企业。

搜狐财经梳理发现,由于未明确设置国标,行业中年份酒基本处于“自定义”阶段。目前行业中涉及“老酒”、“年份酒”的企业并不在少数,且以酱酒产品为大多数,如舍得酒业、古井贡酒、朱伟掌舵的贵州醇和枝江酒业以及国台酒业等规模性酒企,均有年份酒在售。

根据市监总局起草的《白酒生产许可审查细则》显示,要求生产年份酒的企业应建立年份酒质量安全标准,年份酒标签应如实标注所使用各种基酒的真实年份和比例。

其中,舍得酒业近几年加码实施“老酒战略”,并以“舍得酒,每一瓶都是老酒”进行宣传。而对于酒体年份的标注,舍得酒业仅在瓶身上标注了原酒坛储大致年份和装瓶时间。如500ml52度品味舍得建议零售价为598元/瓶,瓶身标注“原酒坛储≥6年”,下附该产品装瓶时间,如“装瓶时间:2020年”等字样。不过,在品味舍得的产品介绍中提到,“品味舍得酒,原酒坛储6年以上,并以15年以上稀有陈酒调味而成。”

按照新规定,舍得酒业对年份酒的标注并不完全符合,虽然对基酒年份做出标注,但并不十分精确,且未对所使用基酒比例进行明确。

除了舍得酒业外,朱伟的贵州醇和枝江酒业则略显“简单直接”。无论是贵州醇还是枝江酒业均主打“真年份”概念,以“真原酒·不勾调”为宣传,即采取国际标准进行单一年份标注。如贵州醇5年,除了在瓶身标注数字“5”之外,上、下各附有“线年酿造”等字样,酒体包装背面为该款酒的质量等级检验报告,而并未明确对其酒体年份进行鉴定。

在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副院长宋全厚看来,如果征求意见稿严格执行,会影响到目前市面上大部分企业。“年份酒目前概念有点混乱,各大厂家标注存在打擦边球的做法。”

相比较而言,国台酒业在年份酒的标注上十分齐全。国台酒业旗下在售国台10年、国台15年等年份老酒。国台酒业在其产品外包装背面,对所使用的主体原酒的酒龄以及原酒使用比例进行明确标注,并注明产品的加权平均年龄。例如,500ml53度国台10年在其外包装背面附该款酒的主体原酒列表,国台10年分别使用了48.75%酒龄为8年的原酒、26.56%酒龄为12年的原酒以及16.85%酒龄为15年的原酒,其产品加权平均年龄10年。

对照新规来看,国台酒业显然具有其自有年份酒标准,并标注所使用各种基酒的年份和比例。

对此,宋全厚向搜狐财经表示,其实包括茅台在内,都生产有年份酒或相关宣传的产品。从具体实施上看,目前国标中不包括年份酒的具体要求,需要制定相关的统一标准。在后期执行中,监管部门可以要求核实企业的档案、库存、生产记录等,但因为各种年份酒混合的比例和方法不一样,通过后期检测难度比较大。

值得关注是的,为规范年份酒,中国酒业协会于2019年颁布《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规定白酒年份酒以传统白酒(固态法、半固态法)工艺酿造,经贮存三年及以上基酒勾调而成,标注年份为所用主体基酒加权平均酒龄,不直接或间接添加食用酒精及非自身发酵产生的呈色呈香呈味物质,具有本品固有风格特征的白酒。且主体基酒总量应不小于基酒总用量的80%,标注年份取加权平均酒龄的整数。

宋全厚建议,今后在年份酒的标注和宣传上,也需要有统一的要求,如何做到规范标识,避免误导消费者,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北京上兵伐谋品牌机构首席顾问刘立清也表示,年份酒行业已经有团体标准,此次要求按标签实际标注各种年份酒体的比例,将进一步强化年份酒的监管,对于引领年份酒的正确宣传以及消费认知具有重大意义。

不过,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却认为对白酒行业的影响并不大。欧阳千里分析表示,对于“年份酒”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大多数酒企的生产标签上都是“数字”,并未加“年”,所以并不受影响。真正加“数字+年”的产品,也大多符合中国酒业协会的团体标准,比如国台年份产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