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退役不久的“牙买加闪电”并不打算就这么消停下去,在他的社交媒体上,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活动和广告,他在澳洲做起了辣酱,他在帮朋友的品牌宣传,他在玩最新款的游戏,他在体验高能的运动黑科技,他在为残奥会的金牌得主喝彩,他甚至还在关注着牙买加新开的游乐场的促销。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博尔特个人推特最最重要的一个主题是——我要踢足球!

于是,当上个月博尔特通过推特宣布“即将加盟一支职业足球队”时,虽然看上去略显夸张,但大多数媒体还是将此事看成了国际足坛的一颗重磅新闻。最关键的是,博尔特的发声并非一厢情愿,来自南非的本国劲旅马姆罗迪日落队随即通过官方推特“夫唱妇随”起来,甚至还po出了一张博尔特身穿球队队衣进行训练的照片,一时间更引发了体育媒体的狂欢。全世界各地的足球消息源纷纷争先恐后、有鼻子有眼的报道着“博尔特即将签约南非足球俱乐部”的轰动事件,仿佛一切早已板上钉钉,只待博尔特最终官宣。

但当人们终于等到了博尔特在视频中所说的周二,才发现大家都被牙买加人结结实实地晃点了一次。原来,博尔特所谓的“加盟球队”,只不过是在最新一期的足球慈善赛中与英国歌唱巨星罗比·威廉姆斯分别成为各自名人队的队长而已。这时,大家才发现博尔特、马姆罗迪日落和慈善赛原来都有一个共同点:运动装备赞助商彪马(PUMA)。

只不过,彪马和博尔特并没有打算“皮一下就跑”,上周,博尔特再次通过推特表态“自己要转职足球”。当然,这一次“闪电”没有再故弄玄虚。他直接穿上了“大黄蜂”多特蒙德的球衣,并且在推特之中言必称#BVB#。如你所想,多特的球衣赞助商同样是彪马。但毕竟,多特蒙德无论名头还是实力亦或征战赛事的水平都远高于南非球队,于是大家的猜想重点变成了:博尔特会用怎样的方式“转职”?

3月22日,博尔特真的抵达了多特的球队基地,并且先后和多特一线队的球员们进行了封闭的室内室外训练。23日,博尔特甚至参加了球队了开放外场训练。多特蒙德的后卫们自然懂得“成人之美”,让“闪电”打进一粒点球和一颗头球。球迷们为这位人间闪电的表现欢呼着,彪马制造了营销热点,拿到了足够多的关注度,博尔特本人也算是实现了“加盟顶级球队”的夙愿。

但至于真相嘛……训练结束后,多特主帅施特格尔接受了媒体例行的采访:“博尔特的速度和身体条件很好,对足球也有天赋,但以现在的水平要想在欧洲顶级联赛踢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尔特本人似乎也无意在多特多做停留,他开始频繁向“主队”曼联的教头穆里尼奥喊话,希望得到试训的机会。当然,鉴于彪马所赞助的球队,阿森纳和AC米兰才是更“合理”的选择。

玩票结束,博尔特的推特依旧繁忙,只不过,是度假、聚会、美酒,暂时没有足球的位置了。

目前来看,博尔特的转行大概只是一场赞助商的营销事件。但在离牙买加不远的美国大陆上,转行,对于NBA的一众大咖而言却并非什么稀奇事物。甚至可以说,在美国的体育教育体系之下,从小到大只专攻篮球一脉的选手,才真正是联盟中的少数派。

乔老爷转职棒球的故事已不必多言,况且,“棒球运动员乔丹”的生涯轨迹充其量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远没有“篮球之神乔丹”的予取予求。其实,在另外的体育运动中取得成就的NBA明星并非凤毛麟角。

在移民美国之前,“大梦”奥拉朱旺从没有系统地进行篮球训练,很少打篮球。他的主攻项目是足球,他甚至已经进入了尼日利亚的国字号足球青训系统担任门将。不得不说,门将位置对手感、反应和脚步移动的高要求也成为了日后“梦幻舞步”开山劈岭、“内线铁塔”只手遮天的奥拉朱旺一切技巧的基础。不得不感慨命运的多变,尼日利亚少了一个铁锁横江的门神,而美国多了一个肆虐篮下的“大梦”。

另一个多栖球星年少之时对于篮球同样并不感冒。他被送去德国的学校进行专业的网球训练,并迅速展现了自己的天赋。随着实力的增长,这个又高又瘦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了德国青少年网坛的二号种子。评论家一致认定,他和一号种子一起,将推动德国网球走向崭新的时代。可只有这个年轻人自己清楚,永远追不上第一是一种怎样的苦闷。

颇有些心灰意冷的他最终彻底转向给了篮球训练,并如愿进入了NBA。他的NBA生涯堪称跌宕起伏,曾经成为“黑八奇迹”的背景帝,终于在总决赛中用接管第四节的表现打垮了气势正盛的勒布朗。现在年近40岁的他还在NBA表演着自己独门的“金鸡独立”,他也获得了所有篮球迷不分球队尊敬和爱戴。在中国的球迷圈子里,江湖人送他的绰号是“老司机”。

▲曾经德国青少年网坛前两名的种子选手,如今在不同的项目中成为了德国体育的标志性人物

诺维茨基就这样成为了欧洲体育史里程碑式的人物,只不过不是在网球,而是在篮球。至于那个曾经牢牢压制诺天王的德国网球一号种子?他也确实实现了传奇的职业生涯,这个人就是后来的德国网坛常青树汤米·哈斯。

无论何种球类运动,门将这个位置似乎都很难成为赛场的焦点。但是曾经的一位前苏联老大哥,却用实际行动告诉全世界,门将,绝不是个陪衬。以至于长久以来,世界杯最佳门将的殊荣都直接以他的名字命名(直到2014年才改名金手套奖)。身为唯一的金球奖门将得主、国际足联20世纪最伟大守门员,列夫·雅辛的传奇可比足球大得多。

雅辛的运动天赋有多强大?除了足球,他还精通冰球和冰上曲棍球(班迪球),此外还涉猎过排球、篮球,练过田径,开过赛车。而他,更是前苏联乃至人类体育史上唯一一个在三个不同的项目中都担任国家队主力的运动员。最关键的是,在足球、冰球和冰上曲棍球这三个项目的国家队中,雅辛的位置都是门将!

古代中国科举取士,连中三元的大才子世人皆夸赞其是“文曲星”投胎转世,照此逻辑,在门将位置连中三元的列夫·雅辛就真称得上是“门曲星”下凡了!

在此前结束的两会上,政协委员杨扬曾明确表态:北京冬奥,中国代表团要争取全项目参赛。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骨感的。中国的很多冬季项目起点低、底子薄、基础弱,4年时间想要从零培养出一支来之能战的冬奥队伍无疑难度过大。因此,中国冬奥委已经全面开启了从特点和素质类似、有专业基础的其它项目选手中跨项挑选培养的计划,而这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田径名将张培萌退役后再度复出、跨项转攻钢架雪车的案例了。

千万不要以为张培萌的故事太过偶然,在央视体育频道的系列专题节目《北京2022》中,已经出现了多个项目的多名集训队队员来自其它夏季或者不分季节体育项目的故事,他们之中,有的甚至还要同时肩负原项目的比赛任务。

也许中国的这一批“转行者”很难在新项目中取得顶级的荣誉,但中国体育史应该有他们的一席之地。须知,没有深埋地下的根系,就不可能长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相信多年以后,回溯中国冬季项目的历史,这群“转行者”会具有里程牌式的意义!

“博尔特加盟南非马姆罗迪日落队”的假新闻,实在不是我军无能,是他们这群彪马的家伙太狡猾了!

咱们中国讲究,三百六十行,每一个行当都得有个像模像样的祖师爷,这叫传承。那么岳哥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各位守门员真的应该把雅辛老师供起来,好好拜一拜,在就是门将的祖师爷了啊!

中国这一批跨项到冬季的运动员所做的,正是任何一项事业发展进程中,最苦、最累、最不讨好、但又最为重要的奠基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