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凌晨,河北省武安市冶陶镇后山村东北方向一公里处一废弃厂房闲置房屋发生意外塌陷,造成在此过夜的16名建筑工人失踪,1人崔姓工人脱险。截至10月12日,救援工作已展开13日,16名工人生死不明。目前只有武安市官方政府事发当天发布的一条足200字通稿来解释这起事故。(10月13日燕赵都市报)

6名工人生死不明,不但牵动这他们亲人的心,也牵动着社会无数人的心。房塌陷的这16条鲜活生命可否安好?当时发生塌陷情况是怎样的,政府救援工作是如何开展?唯一脱险崔姓工人情况又怎样,他能给我们说说当时惊险一幕吗?一个个问号萦绕在公众心头,可是政府部门却用200字的通稿来告诉公众,而且在这200字通稿中还有很多是各级领导如何重视的话。公众和失踪人员的亲人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信息实在太少了?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一觉“睡空”事故后是16条生命,他们的家庭以及外界的巨大关注,都需要一个畅通的消息发布渠道,动态发布,告知公众。这是对16条生命的尊重,也是对失踪者家庭的人道回应,更是地方政府应对突发事故时的救灾常识。可是我们政府部门的发布的信息实在太短,在这太短的背后究竟让人看到了什么?

政府惜墨如金的态度,是不适合对待生命的事故。对很多人来说,他们需要知道灾情的每一个细节,作为政府应该从公众和他们亲人的角度出发,告诉他们可以告诉的一切,从而表现政府对每一个生命的重视,可是现在政府部门却发布聊聊无几的200字信息,只会让人感觉到政府对生命的漠视、不关心。

政府部门难道是只知道这么多信息吗?恐怕并不是如此。9月30发生事故已经十几天过去了,作为政府部门不可能就掌握200字的情况,而且这十几天来,没有动态的发布信息,让信息断层,恐怕这说不过去了。而且现场地质条件复杂到何种程度?塌陷楼房下方是否为采空区?塌陷是何种地质灾害造成的?如何预防次生灾害发生?公众和失踪者家属迫切想了解的救援方案和最新救援进程,外界很难获悉。而且这些信息不需要这么多天还难以掌握,既然掌握了为什么不告诉公众呢?

从新闻中我们也知道,救援的信息只有零零散散的从指挥部中流出。比如:当晚遇险的工人为17人,一名崔姓工人自行脱险;现场救援地质条件复杂,可以抢险的作业面狭小,抢险工作只能从其它途径进行;专家组初步分析认定该突发事件为地质灾害等等,这也说明政府是知道很多信息,也掌握了很多信息,但就是不主动发布,而是让人要挤牙膏才能发布一点。

政府信息不能老靠记者挖掘,作为政府部门发布信息应当走在媒体前面,不能靠媒体当政府的新闻发言人,不能让媒体找“不愿具名的相关部门人士”、“ 专家说”“消息人士说”“权威人士表示”来充当政府发言人,不能让媒体成为政府信息的来源。如果政府不主动发布信息,那么就会为谣言产生提供环境。

政府部门为什么再这方面惜墨如金的发布信息,这和其他一些信息却形成鲜明的对比,如政府带领群众抗灾的信息,我们看到很多地方政府部门却发布得不但详细,而且还不断的发布动态信息,而对于这样的灾难事故特别是人为事故,发布信息就不那么积极了,有发布也是很短,这明显的看出这是政府在应付式发布。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些灾难事故是在揭露政府的短,在揭露政府在管理上的问题,对这样的信息能少发布就少发布,而对于抗灾的信息,发布得越多,越能表现出政府的政绩,所以不怕发布得多。

政府信息不能有选择的发布,但也要做到不能有选择的是否详细发布。只要群众关注的,我们都应当尽量的满足群众的知情权,对塌陷事故16人失踪,200字通稿的信息实在太少,这样的发布信息也需要“救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